部门专栏导航  
当前位置信用信息公开>>从业人员信用信息>>人员不良行为记录信息>>其它不良行为信息
其它不良行为信息
何晚技(身份证号:35052119700823****)其它不良行为信息
不良行为标题
原告曾华顺与被告施峰、何晚技、黄志评建设工程合同纠纷一案
不良行为内容

本院受理原告曾华顺与被告施峰、何晚技、黄志评建设工程合同纠纷一案,原告诉称,2011年8月份,被告何晚技、黄志评与中国葛洲坝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合作中标贵州省善泥坡水电站引水发电系统土建工程。2011年9月,原告应被告何晚技、黄志评之邀商谈中标项目中1#支洞的施工,经商议后原告于2011年9月29日组织施工人员和机械设备进场施工。在施工期间,原告均按项目业主的各项工作要求和规范完成下达的任务。但由于项目业主、被告何晚技、黄志评的资金不到位的原因,原告与被告何晚技、黄志评在2012年1月14日达成退场协议并签订《协议书》。2012年4月25日,原告与被告何晚技、黄志评就原告完成的工程量进行结算并签订《二处与一处结算单》,确认被告何晚技、黄志评尚欠原告工程款768728.11元。

在此期间,被告施峰为承揽原告已退场的1#支洞工程,多次与原告、被告何晚技、黄志评协商相关事宜。在被告何晚技、黄志评的组织和参加下,原告与被告施峰多次就原告退场后工程机械设备和已完成工程计价进度款、相关补偿费用进行谈判并最终达成协议。2012年5月24日,被告施峰出具《承诺书》承诺补偿原告相关费用人民币300000元。2012年5月25日,原告与本案三被告签订关于工程机械设备、工程进度款、质保金的工程《结算单》,确认三被告应支付给原告机械设备款及工程进度款为1024700元,质保金170000元,共计1194700元。机械设备款及工程进度款分三期付款,6月10日前支付250000元,6月20日左右再付500000元,7月20日左右再付274700元。质保金170000元,2012年年底付完。结算单签订之后,被告施峰仅支付原告350000元。由于本案被告未按上述承诺时间付款,现经原告多次催讨,三被告均以各种借口拒绝履行还款义务。
原告请求:1、判令三被告共同支付原告机械设备款、工程进度款及质保金共计850000元及利息29265元(按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自2012年6月21日起暂计至2013年3月4日,实计至生效判决确定的给付之日止),共计人民币879265元;2、本案的诉讼费用由三被告共同承担。

诉讼中,原告变更第1项诉讼请求为:判令三被告共同支付原告机械设备款、工程进度款及质保金共计844700元及利息(按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以实际欠款额自2012年6月21日起暂计至2013年3月4日,实计至生效判决确定的给付之日止)。

被告施峰辩称,原告的诉请与其无关。理由:1、根据原告提供的证据,可以证明被告施峰仅承诺给原告补偿款300000元,被告施峰支付给原告的款项己远远超过300000元,故原告的诉请与其无关;2、本案原告诉请的工程款是原告与被告何晚技、黄志评之间结算的工程款,被告施峰只是在结算单上承诺该笔款项从工程款中直接支付,其并不是这笔债务的债务人,目前本案诉争的工程仍未结算,结算后其会在结算的工程款中将余款直接支付原告。

被告施峰请求:驳回原告对其的诉讼请求。

被告何晚技、黄志评辩称,一、原告所述与事实不符,实际上被告何晚技、黄志评向工程项目部承包的是2#支洞工程,而1#支洞工程,原是由严英义承包,后转包给原告。
二、2012年1月14日《协议书》的形成是因为原告在承包1#支洞工程过程中,拖欠工人工资,工人闹事,为了解决问题,其代原告支付工资300000元。之后原告仍无能力继续施工,因此被告何晚技、黄志评和原告于2012年1月14日签订《协议书》,由原告将施工设备、材料等移交给被告何晚技、黄志评,1#支洞工程也交由被告何晚技、黄志评进行施工。
三、原告凭《结算单》起诉两被告的诉讼请求应予驳回。1、关于《结算单》中的质保金17万元:质保金是承包方交给业主(发包人)的对工程质量的现金担保,只有在工程完工并在保修期届满之后,没有出现质量问题,业主(发包人)才退还给承包人。由于目前工程还未完工,不存在退还质保金问题。2、《结算单》最后一句“承诺以上付款没付同意直接从项目部直接扣除进度款。”原告也同意此承诺书,在承诺书上签名,承诺书实际上是协议书。因此,应该由工程项目部直接扣付进度款给原告。3、即使要支付给原告机械设备款、工程进度款及质保金,也应由被告施峰支付,而不是被告何晚技、黄志评。被告何晚技、黄志评在承建工程过程中,由于资金压力过大,于2012年1月18日与被告施峰签订《合作协议书》,三人合作承包工程。2012年4月26日,被告何晚技、黄志评与施峰签订《退股协议》,其退出承包的工程,由施峰承包。《退股协议》第5条已注明,现场单独属被告何晚技、黄志评所有的设备、临建设施和材料,双方现场清点移交清楚。施峰承接了被告何晚技、黄志评及原告移交给被告何晚技、黄志评的施工设备、材料等,土建工程包括1#支洞、2#支洞工程等均由施峰承包。贵州省善泥坡水电站引水发电系统土建工程项目部实际是由施峰负责。《结算单》最后的承诺是从项目部直接扣款。形成《结算单》的前一天,施峰还出具《承诺书》给原告,形成《结算单》之后,也是施峰付款给原告。因此,即使要支付给原告机械设备款、工程进度款及质保金,也应由被告施峰支付,与其无关。

被告何晚技、黄志评请求:驳回原告对其的诉讼请求。

本院认为,本案争议的焦点:1、被告施峰支付给李长亮的3.7万元活动板房尾款、付给施长贵的超挖款5万元,是否就是《结算单》中的“超挖已扣5万、活动板房已付3.7万”。原告认为,该两笔款项在出具结算单时已在结算款中进行了预扣;被告施峰认为其只代原告支付了这两笔款项,是否与结算单中所列“超挖已扣5万、活动板房已付3.7万”相同无法确认,但其总共向原告及代原告支付的款项共计65.7万元。本院认为,根据双方陈述及相关证据,被告施峰支付的65.7万元扣除其向原告的出借款22万元、第一期付款25万元、第二期付款10万元,余款8.7万元应为结算单中的“超挖已扣5万、活动板房已付3.7万”,故原告关于被告施峰支付给李长亮的3.7万元活动板房尾款、付给施长贵的超挖款5万元已在结算单中预扣的主张,合理有据,本院予以采信。
2、被告施峰、何晚技、黄志评是否应对及结算单中承诺的三期付款其中包括被告何晚技、黄志评退股前与原告结算的未付工程余款76.87万元(2012年1月31日前)及质保金共同承担还款责任。被告施峰认为,其只对“如果被告何晚技、黄志评没向原告付款,其同意直接从项目部进度款中直接为原告支付”进行承诺,而不承担支付结算款和质保金的责任;被告何晚技、黄志评认为,工程项目已全部由被告施峰承接,且第一期付款25万元及第二期付款10万元均由施峰支付,故本案讼争款也应由被告施峰给付。本院认为,三被告虽签订《退股协议》约定被告何晚技、黄志评退股前的债权债务由被告何晚技、黄志评负责,但原告与三被告签订的结算单中对包括2012年1月31日前的76.87万元工程进度款在内的全部款项进行了结算,并且三被告亦共同作出分期付款承诺,被告施峰现为工程项目的实施施工人,且也按约支付了部分结算款,故三被告与原告共同签订结算单的行为应是三被告对全部债务共同承担的确认,被告施峰关于其不承担付款义务的抗辩理由,以及被告何晚枝、黄志评关于讼争款应由被告施峰给予的主张,均无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均不予采纳。
综上,原告与三被告签订的《结算单》系各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且内容未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合法有效。结算单签订后,三被告均未按约定的时间、金额全面履行付款义务,已构成违约,三被告应共同承担偿付原告余款844700元并分段支付逾期付款期间利息损失的民事责任。原告要求按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利息,未违反法律规定,本院予以支持。为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零八条、第一百一十一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施峰、何晚技、黄志评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曾华顺支付欠款844700元及利息(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付至本判决的给付之日止:其中,以欠款400000元为基数,自2012年6月21日起算;以欠款274700元为基数,自2012年7月21日起算;以欠款170000元为基数,自2013年1月1日起算)。

若被告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发布机构
发布日期
2015-02-04
信息所属地区 福州市 晋安区 首次填报用户 晋安区人民法院管理员
首次填报时间 2015-02-04 10:47:21 上午 最后填报用户 晋安区人民法院管理员
首次填报时间 2015-02-04 10:48:06 上午 填报单位 晋安区人民法院
信息来源 手动发布
  
闽ICP备05029933号
主办:福建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 福建省监察厅                      
              承办:福建省经济信息中心 技术支持:厦门海迈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联系电话:0591-86303820 0591-83803079                                
(建议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及IE6.0或者IE8.0版本浏览器)
您是第 23747400 访问者